手機網
微信

求助的理由五花八門 杭州火車東站警務室有點忙

2020年1月23日 9:0來源:都市快報

  有人說,春運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人口流動。

  1月10日,2020年春運拉開序幕,杭州火車東站在春運期間每天預計發送旅客20余萬人次,還有一個地方也同樣繁忙——位于東廣場負一層的值班警務室。

  警務室只有十幾平方米,民警24小時值班,春運開始后,警務室和東站一樣人擠人,多數是來求助的,求助理由五花八門,有借水借火借錢的,有迷路的,有來找地方睡覺的,有旅客之間吵架讓民警主持公道的,更多的是讓民警幫忙買票的……

  民警們苦口婆心解釋——警察的工作是維護治安懲治犯罪,不負責買票。

  求助的人們不清楚,也不在乎,他們只知道,有事找警察,不找警察能找誰?

  下午3點半,值班民警汪金鑫剛帶領隊員結束一圈例行巡邏,就接到了110指揮中心轉來的報警電話:“東站東廣場有人迷路,請求幫助!

  汪警官一路小跑,很快趕到了現場,在一家煎餅店前找到了迷路男子。

  還沒靠近,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。

  男子拿著手機,還在口齒不清地說著什么,民警拍拍他,他搖搖晃晃轉過身來,慢慢放下手機。

  開煎餅店的是對小夫妻,兩人一臉蒙,老板說,自己和老婆在這里看店,男子忽然跑過來,說自己迷路了,話講不清楚,非要讓他們幫忙報警,他們不知怎么辦好,只好幫他打了110。

  “他倒也沒鬧事,就是一直叫我們打電話,應該是酒喝多了!崩习逯钢笖[在柜臺上的一個塑料袋,這個袋子也是男子的,里面還有兩聽罐裝啤酒。

  說話間,男子摸出一根煙,邊抽邊向民警抱怨:“這火車站太大了,我找不到路了,忒嚇人了!

  “你要去哪?”民警問他。

  男子說,自己住在臨平,要去翁梅找姐姐,要坐地鐵。

  “我身上沒錢,我要取錢!彼麤]帶行李,手伸進口袋里摸索了一陣,摸出一張銀行卡,就要往民警手里塞,“你幫我去取個錢,密碼我告訴你!

  “別別別,你別告訴我,你喝多了,先跟我們回去休息下!蹦凶幼呗酚行咱,汪警官示意兩個隊員一左一右扶住他,把他帶回警務室。

  一路上,男子嘴里不停地嘟囔著,一會叫隊員“警察叔叔”,一會叫汪警官“大哥”“老哥”。

  到了警務室,他坐在沙發上,頭埋在膝蓋間,安靜了一會。

  汪警官給他倒了杯熱水:“醉成這樣,喝了多少?”

  “我在火車上喝的,喝了65度的!蹦凶诱f著又開始找自己的塑料袋,“我袋子里還有兩罐呢!

  問他為什么喝那么多酒,他沒回答,一直嚷著要民警去取錢,說自己要回臨平找姐姐。

  看他醉成這樣,民警試著聯系他的家人過來接他。

  可打開男子的手機,發現他的通訊錄里只有三個聯系人,分別是“我”“×哥”和華為客服。再翻微信,一共40個好友,都沒有備注親友關系。

  民警問他,姐姐的號碼是多少,他愣了一下,忽然笑了:“我就一個人,哪有姐姐?誰說我有姐姐?”

  民警又檢查了他的隨身物品,除了一張銀行卡,一張上海到杭州的火車票和一紙臨時身份證明外,什么都沒有了。

  從身份信息上看,他34歲,老家在西北。

  沒辦法,汪警官只能讓他繼續醒酒,等清醒了再離開。

  男子開始跟陪著他的警員攀談——

  “我要回家,你幫我個忙,去ATM機取1000塊錢!

  “老哥,你們天天在這里,收入多少呢?”

  “我也不是名人,就喝點酒,我可以走了,我清醒了!

  “不是讓你們給我買票,我打車花個一百兩百都隨便,我就想走……”

  自說自話了一會,或許是累了,他躺在警務室的沙發上,睡得很熟,睡了近兩個小時,男子揉揉眼睛,總算清醒了一些!巴饷嫣於己诹,我要回去了!

  他說自己從上;貋,要在東站轉地鐵,去哪兒不肯說。

  為了向民警證明自己真的清醒了,他站得筆直,然后當眾走了一條直線:“看,直不直,直不直?”

  民警放了心,怕他找不到路,把他送到了地鐵口,臨走前,男子豪邁地朝汪警官揮了揮手:“大哥,麻煩你了!”

  1月14日是民警曹國民值班,早上十點多,有人敲響了警務室的門,門口站著兩個男人,背著雙肩大包。站在前面的40歲左右,戴著墨鏡,后面的面容稚嫩些,一只手扶著前面人的肩膀,神情有些羞澀。

  他們都是盲人。

  “買不到回家的票了,不知道怎么辦!眱扇艘粋要回廣西南寧,一個要回湖北恩施,都沒有買到火車票,“想看看能不能走綠色通道!

  曹國民說:“走綠色通道也要票的,沒有票沒辦法進站!

  兩個男子站在門口不肯走。

  “我在網上買票買了一個多月了,前天查還在搶票中,今天把錢又退回來了!

  “我們實在沒有辦法,工廠放假了沒地方去!

  “汽車票沒有了,火車票也搶不到,跟家里人說好今天回去的……”

  基本都是戴墨鏡的男子在說,后面的男子低著頭,不大吭聲。

  他倆都是在蕭山一個模具廠里打工的,做了兩三個月,以往都在江蘇打工,今年是頭一回來杭州。

  “以前我們過年回家也是找警察,他們很快就幫忙搞定了!贝髂R的男子很老練地說。

  曹國民看著車站里的滾滾人流,苦笑,解釋:“警察沒有特權,買票也要排隊,沒法憑空變出票來!

  墨鏡男子一臉的不相信:“你是不是警察?”

  曹國民:“……我當然是!

  無奈之下,曹國民建議:“如果實在買不到票,要不先把你們送救助站?”

  兩個男子表示,不行,要回家。

  曹國民只好讓兩人在警務室里休息一會,找了志愿者去查詢,看還有沒有同方向的列車可以買上票。

  過了一會,志愿者跑回來說,去南寧方向的下午1點多就有一趟,去湖北方向的要等到晚上九點了。

  “有票就行!辈車褛s緊讓志愿者帶著兩人去買票。

  志愿者先帶年輕一點的男子去買票,另一趟車因為發車晚,曹國民讓墨鏡男坐著等。

  過了一會,志愿者回來,告訴曹國民,人已經送上車了,不過排隊排到了,他卻說沒錢買票,車票錢是志愿者付的,200多塊。

  曹國民看看坐著的墨鏡男,皺眉,他不會也沒錢買票吧。

  果然,墨鏡男子說,他也沒錢。

  曹國民想了想:“如果沒錢買票,就送救助站!

  墨鏡男子反應也很快:“有錢,有錢!

  志愿者又帶著墨鏡男去排隊買票,這回,他自己掏錢買票上了車。

  送走墨鏡男,曹國民打算喝口水,杯子沒端起來,對講機傳來指揮中心的指令——東廣場上有醉酒人員鬧事。

  曹國民立刻起身帶著隊員往東廣場跑。

  東廣場外的通道上,不少群眾在圍觀,民警趕到時,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已經被幾個保安合力摁倒在了地上。

  他滿嘴酒氣,還在大聲呼喊:“小寶寶,過來叫叔叔!”

  被“搶”的是個六七歲的小男孩,呆呆站在一旁,滿臉驚慌,嚇傻了。

  男孩爸爸拄著雙拐,看到民警,趕緊跟上來:“我和他不認識,這個人前面就一路跟著我,忽然過來掐我脖子,要把我兒子抱走,我說我把錢都給你,他也不要,還說他喝酒喝多了,殺人不犯法!

  曹國民一邊安排隊員把醉酒男子帶走,一邊俯下身來柔聲安慰小男孩:“小朋友,沒事的,警察叔叔都在這里,你不要怕!

  小男孩似乎還沒緩過神來,看著曹國民,沒吭聲,茫然點了點頭。

  男孩爸爸說,他們是富陽人,到東站來送親戚的,送完正準備回家,沒想到就碰到了這樣的事。

  “你們一定要嚴肅處理這個人!焙迷诤⒆記]有受傷,休息片刻后,男孩爸爸帶著兒子離開了。

  醉酒男子意識模糊,面對警察詢問,一直在胡言亂語,曹國民讓隊員帶他回警務室醒酒。

  這邊民警在處理“搶孩子”,那邊東站的電動扶梯上一陣驚呼,一位大姐背著個雙肩大包,拖著個大行李箱,上扶梯的時候沒站穩,摔倒了。

  大姐的丈夫就在旁邊,也是大包小包,想去攙扶,卻騰不出手來。

  巡邏路過的戰鷹反恐隊員眼疾手快,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前去,按下了電梯上的緊急剎停按鈕。

  摔倒的大姐背的行李太重,躺地上被包壓住沒能爬起來,手里還緊緊拽著行李箱,戰鷹反恐的隊員先接過她的箱子,再把她攙扶起來。

  “謝謝謝謝,東西太多了!闭痉之后,大姐很不好意思地道謝,確認大姐沒受傷,隊員們把她和丈夫送上電梯。

  “廁所在哪里?”“賣票的地方怎么走?”“我要去乘車往哪邊?”……

  穿著警服的人只要一出現,就能收到無數問題。

  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,提前在網上買了過年回家的車票,到了火車站要取票,才發現自己被騙了,票是假的,根本取不出來,愁眉苦臉來警務室報警。

  民警讓他做了筆錄,立了案,但票還得重新買。

  “現在這個時候,我上哪去買票啊!毙』镒油现欣,傻眼了。

  民警問他,怎么不去正規網站買票?

  小伙子欲哭無淚:“正規網站搶不到,找了代購中介,沒想到遇到騙子!

  面對小伙子“你們能不能幫我買張票”的眼神,民警只能安慰說,趕緊去購票大廳問問,沒準會有退票。

  有一回,有個70多歲的大伯上門,說自己一早過來的,在外頭坐了一整天了,離火車出發還有四個小時,想在警務室里睡一會。

  民警轉身看看,警務室就那么點大,除了值班警員,還有五六個戰鷹反恐的隊員,大家坐在一起都稍嫌擁擠。

  “大伯,你看我們這里就這么大點地方,我們晚上值班也就是在沙發上靠一會,沒地方睡呢!

  大伯看了一圈,沒說話,嘆了口氣。

  民警趕緊指著沙發:“要不先在這里靠會,喝點熱水?”

  靠墻擺的四張沙發,算是警務室里最“高檔舒適”的家具了,即便如此,民警和隊員們也很少會去坐——巡邏執勤的時候沒有時間坐,有求助的人、醉酒的人帶回來了,要讓他們坐。

  大伯在沙發上睡到車快開了,還是民警把他叫醒的。

  進入春運時間后,這個小小的警務室每天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。

  除了借錢和買票實在幫不上,能夠幫忙的,民警都盡量幫。

  借熱水的:管夠。

  問路的:公交地鐵幫你查查好。

  不會操作智能購票機的:現場教會……

  雖然不是本職工作,但警員們不能拒絕,也不忍拒絕。

  “千里萬里大包小包,多苦多累就是想回家!辈車裾f:“快過年了,都不容易,能幫的就幫幫!

作者:記者 林琳 通訊員 龐振煦 許雷陽  
編輯:邱璐

相關新聞

蕭山網版權聲明

    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,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、蕭山電視臺、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,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蕭山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圖片新聞

頭條推薦

視頻推薦

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
jdb夺宝电子怎么注册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 街机捕鱼之疯狂千炮 三肖中特期准黄大仙373745 北单比分计算器 金融学最赚钱的工作 快乐扑克 码报图片2018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3d走势图带连线 海南七星彩今天开奖